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艺术动态

翻书录——读《容园竹刻存札》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1-06-09 11:06作者:唐吟方来源:美术报

容园竹刻存札

叶瑜孙/著 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

 

  ■唐吟方

 

  《容园竹刻存札》的编著者是江南竹刻名家,这本书信集里收录的都是与“竹刻”有关的通信。竹刻本是小众艺术,发展到今天,由于介绍竹刻出版物的增多以及博物馆推出的专题展,成了为不少人所知的艺术门类。我在读这本书时,脑子里一直在盘旋着一个问题:在文化萧条时期,文化圈里有哪些名人已经注意到竹刻这门艺术并给予重视?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王世襄是一个,他不光整理了金西厓的《竹刻小言》,自己写过《竹刻艺术》,后来对活跃于江南民间的一批草根竹刻家都写过推介文章,当下竹刻界年逾六旬的那辈竹刻家很少没得到过王先生的关心和帮助的,可以说王世襄在提升竹刻家在整个工艺美术界的地位影响上功不可没。

 

  不过《容园竹刻存札》一书显示,至少当时还有和王世襄齐名的出版家王子野(1910-1994)和建筑学家陈从周(1918-2000)也非常重视竹刻艺术。这种重视表现在两个方面,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撰文推介竹刻,寻求更多人的了解;另一方面,为竹刻谋求出路,为竹刻家题字或作画稿,竹刻家有机会与当代名流结缘。

 

  作为出版家翻译家的王子野,自己不仅擅长篆刻、刻竹,还兼任中国竹刻协会主席,特别关心其时还在成长过程中的年轻竹刻家,叶瑜孙就是他介绍给王世襄的。

 

  叶瑜孙与陈从周的相识,始于缘缘堂的重建。一个为缘缘堂题写匾额,一个把墨迹刻上建筑。多艺多才的陈从周是个标准“好事者”,有品鉴眼光和见到好作品忍不住要叫好的品性,当他发现叶瑜孙在竹刻上的专长,随即发出邀请为远在美国的名建筑设计师贝聿铭刻竹,陈先生此举显然有为叶扬瑜之意。他在写给叶瑜孙信中的一句“阁下真江南刻竹第一人也”,最见性情本色。

 

  相对于陈从周,梳理过竹刻史又深知竹刻创作界现状的王世襄显得理性,他既为扩大年轻竹刻家的声誉奔走,也告诫叶瑜孙:唯专刻丰氏之作万万使不得!丰氏虽有鲜明风格,只是一家笔墨,如专去刻他便受束缚。”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浙江还有一些健在的老竹刻家,如以篆刻、刻竹著名的任小田(1903-1989),他是西泠印社的老社员,职业却是悬壶为生的中医。

 

  民间还有一些竹刻收藏家,如评书家胡天如(1926-1994),他的收藏中以扇子品目最全。这个门类的收藏,要书画名家的作品配上出于竹刻名家之手的扇骨才算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胡天如本人工于仕女画,他也参与竹刻画稿设计。他的身份似乎是多重的,传播者、参与者、见证者。他的职业演员身份,经常有机会拜访各地的书画家,他像是一个艺术使者,传递信息,品藻艺术,见多识广。正是有这样一些人的存在,才构成了那时边界尚不清晰处于漫流状态但有趣的竹刻界。要不是《容园竹刻存札》收录他们一麟半爪的书札,这些曾经为维持小艺种延续出过力的竹刻家、好事者们都将被淹没在滔滔历史的洪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