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艺术动态

他晚年在上海大富大贵,但依然无偿赠画给底层老百姓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1-06-07 11:13来源:书画弘扬者

  吴昌硕是我国近现代书画艺术上的海派大师,其艺术成就独步天下,是一道奇丽的风景,留下了一片璀璨;也影响了后来的许多画家,使之吸纳滋养;他也培养了众多现代绘画大师,如近陈师曾、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李可染等,百花鲜艳中闪烁着吴昌硕的身影。

 


 

  有意思的是,吴昌硕并非年少成名,吴昌硕开始学画时已34岁,博采众长,他的画风50岁以后逐渐成熟,70岁以后移居上海而大成,一跃成为海内外瞩目的大师,这当然归因于他的艺术成就,但也离不开上海这块福地的春风秋雨。吴昌硕因上海而惊艳,上海因吴昌硕而有更多的历史风华!

 


 

  齐白石评吴昌硕画作云:“放开笔机,气势弥盛,横涂竖抹,鬼神亦莫之测,天下真当叹服矣!”吴氏作品洋溢着浓郁的文化气息,于自然野逸中流露出心性胸怀,铸造出民国以来最伟大艺术家。

 


 

  吴昌硕:(1844—1927),初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硕,又署仓石、苍石,多别号,常见者有仓硕、老苍、老缶、苦铁、大聋、缶道人、石尊者等。浙江省孝丰县鄣吴村(今湖州市安吉县)人。晚清民国时期著名国画家、书法家、篆刻家,“后海派”代表,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长。

 


 

  民国初年1912年5月,画家、书法家和篆刻家吴昌硕全家从苏州迁居上海,吴昌硕的晚年是在上海度过的,他艺术的光芒在上海放射出一片耀眼的光芒。

 


 

  吴昌硕在上海大富大贵,但他依然生活节俭,比如,他作画和读书时开灯,闲坐时就点上油灯照明;他在家总是穿着留有墨色的旧衣服,只要宽大舒适就好,出门会客或赴宴才穿上好衣服。

 


 

  吴昌硕名声大了,其作品价钱不菲,来买他画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名人富人。1914年,上海大亨哈同来过生日出重金请吴昌硕画了一幅柏树图,还亲自上门来取。吴昌硕一动笔就是一笔钱,可他有时赠画给无名无势的老百姓,分文不收。

 


 

  一次,日本友人在上海六三园宴请吴昌硕,来助兴的日本歌伎远远地看见赫赫有名的吴昌硕在座,很想请吴昌硕赐以墨宝,可是觉得自己身份太低,不好意思开口。吴昌硕知道后,就向她招手说,“来来,我画我画。”

 


 

  歌伎激动万分,当时画纸已经用完,她情急智生,赶忙脱下斗篷请吴昌硕作画。吴昌硕接过斗篷,展开衬里,当场挥毫泼墨。日本歌伎感动得热泪盈眶,双手恭敬接过斗篷,连声称谢。

 


 

  吴昌硕家附近有一个照相馆,小老板经常请吴昌硕的孙子吴长邺前去拍照,然后亲自把照片送到吴昌硕手上。

 


 

  一天,照相馆老板又来了,呈上照片,吴昌硕看见孙子的照片笑得合不拢嘴。“您老的画实在比照片还美……”照相馆老板趁机求画。“好好。”吴昌硕一口答应。过了几天,照相馆老板笑嘻嘻地登门,把画取走了。

 


 

  有一次,吴昌硕躲雨时碰到一个卖豆浆的小贩,两人聊了起来。“您是大画家,为我画幅画肯吗?”小贩战战兢兢地问。“可以啊!”吴昌硕立马答应。雨停了,吴昌硕匆匆回到家,专门画了一幅画,还特地送过去,那个小贩激动得一个劲地笑着。

 


 

  人们都说吴昌硕心肠好,一天,吴昌硕和朋友正在聊天,看见一家画店的老板来访,吴昌硕邀请客人坐下,倒上茶。来人呈上一幅吴昌硕花卉画,请吴昌硕鉴定真假。

 


 

  吴昌硕看了看画,看到落款“安杏昌硕”不由得想笑,他在安吉生活过,哪来的安杏呢?分明是一幅假画。“是吴先生的作品吗?”来人紧张地问。“是我画的。”吴昌硕回答。“怎么会是安杏昌硕呢?”来人疑惑地追问。“我老了,笔误也。”吴昌硕回答。

 


 

  来人高兴地离去了,在场的朋友感到很奇怪,“这是假画,您为什么说是自己画的呢?”“他是开画店的,收进这幅画花了不少钱,我说真的,他不可以卖个好价钱,赚了钱能够养家糊口。外面仿我的画那么多,多这一幅与我无损,于他有益,何乐不为也?”吴昌硕笑道。

 


 

  吴昌硕特别热衷慈善。1919年秋,豫鄂皖苏浙五省山洪爆发,灾民多达数百万,76岁的吴昌硕与王一亭合作创作《流民图》,义卖赈灾。1925年8月,湘灾书画赈济会收集书画赈灾,吴昌硕肝疾病重,时常难以入眠,但还是强撑病体作画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