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艺术动态

韩天衡:买字画,这三条标准很重要!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2-06-01 10:09来源:坦腹斋


  

韩天衡

  1940年生于上海,祖籍江苏苏州。号豆庐、近墨者、味闲,别署百乐斋、味闲草堂、三百芙蓉斋。擅书法、国画、篆刻、美术理论及书画印鉴赏。

  

  我自幼受家庭影响,也因为自己与生俱来的爱好,从小就喜欢收集以书画印为主的艺术品。对一个搞艺术的人来讲,收集这些艺术品并不是为了藏,而是为了受用,也就是学习和研究。今天我就围绕收藏和鉴定来谈一点我的心得。

  

  我个人认为,要搞鉴赏必须要具备五种能力。

  


《穿云图》

44.5x67cm

1990年

(上海韩天衡美术馆馆藏)

  

第一种能力——眼力。

  搞艺术品收藏,最重要的能力就是眼力,没有眼力就不足以言真。我们韩天衡美术馆三楼有一方关中侯金印,这是非常珍贵的国宝级文物。1994年,有一个人拿这件东西来要卖给我,说请大博物馆的专家鉴定过,认为是假的。这方金印他卖给我是15000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35000元。鉴别真假的学问要靠长期修炼,你有眼力就可以买到好东西、买到真东西。但是如果有个人拍胸脯说样样都懂的,你别相信,像我就有很多东西不懂,这个总有局限性。而且鉴定字画之复杂,比鉴定其他东西,有更多的人为因素在里面。

  


《小寿三千》

68x48cm

1993年

  

  我几十年来收了那么多东西,基本上都还是真的。我有一个诀窍要告诉大家,鉴定字画关键之关键,实际上就是看一根线条。从大的方面来讲,一根线条反映了中国文化艺术五千年文化的一种精髓的积累;从个体角度来讲,它是一个画家功力、修养、性情的综合反映,包括线条的节奏,线条的粗细,线条的形态,都是因人而异的。做假画的人,章法不是问题、构图不是问题、造型不是问题,问题就在一根线条。

  


吴昌硕《翠盖明珠》

纸本设色

135×50cm

1918

  

  但我们鉴定真假,还要有各方面知识的储备。浙江展览馆的吴昌硕特展,我把每张画都认真地看了。比如一张画是吴昌硕70岁的作品,我不仅要从画的用笔上来确定,还要从书法的形体来考证是不是70岁时候的书法,他的印章是不是70岁时候的印章,他的落款是不是70岁时候的性格,要综合地考量。吴昌硕先生在34岁的时候刻过一方两面印,一面叫“俊卿之印”,朱文,还有一面白文,叫“昌硕”。我花了大概十多年的时间考证出来,这方印他34岁刻了以后因为经常用,四个角都圆掉了,所以他把印面磨掉一点又重新挖刻了一遍,丁酉年他54岁的暮春就是界限。挖刻后的印又一直用到82岁,给人偷掉了,王个簃先生又帮他摹刻了一对,一直用到84岁去世。如果82岁至84岁吴昌硕的字画上还是出现他82岁之前用的,或者是54岁之前用的那个印,印是真的,字画反而是假的。所以要结合很多条件来判断这件东西的真伪。

  


吴昌硕《人间富贵花》

  

  书画的鉴定讲眼力,眼力的锻炼并不是那么简单的。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上海某出版社要发表一幅黄庭坚的立轴,据说是在他家乡江西修水刚发现的。我立刻断定这张东西是假的,道理太简单了,宋代没有书法立轴,这个形式要到元代才开始有。除此之外,它还是用羊毫笔写的,你知道中国书法家用羊毫笔写字是什么时候吗?宋代米芾曾尝试用羊毫写字,他得出的结论是羊毫不能写字,太软了没有弹性,他们那时候用的都是中山兔毫笔,而真正用羊毫笔把字写好要到清代嘉庆时候的梁山舟,只有200多年的历史。所以很多东西,综合地去加以了解,你就可以对一件东西作出正确的判断。

  













宋 · 黄庭坚 《行书赠张大同卷》

  

第二个能力——财力。

  搞收藏是需要财力的,特别是在现在,没有财力买不到好东西。你要买汉代的坛坛罐罐,如果上面仅仅是有一点旋纹或者是打上去的花记,几百块一个还可以买得到,如果上面有年份或精致的图案,又或者形制非常特别的,可能几十万都买不到。精的东西一定是贵的,特别是在今天。玩艺术品当然什么时候进去都不晚,但是领先一步很重要。大家都知道,我不是企业家,也不是大老板,我就是沾了一点什么光呢?一个我起步早,第二,我眼光还可以,而眼力可以转化为财力。我总结过四句话,从假的里面找真的、从差的里面觅精的、用小钱去买珍贵的、用自己的土产去换我需要的,这样你同样可以收到很多的精品。

  


陈老莲《花鸟草虫册-古瓶菊花》

  

第三个能力——魄力。

  2001年,上海有一个老板请我去北京嘉德看看,帮他收两件东西。看到陈老莲的十张册页,我建议他拿下,又问了翰海的拍卖师,大概210万元就可以拿到了。结果拍卖时超出了这个数字,他没有要。第二年,这件东西拿到嘉德去拍了,210万元变450万元;到2005年在翰海拿出来,拍了2860万元。这个老板一直非常后悔当初没有拿下这一件珍品。有时候一件东西放在你的面前,你有没有这个魄力就非常重要:比市场价高,从未来的情况看,这东西绝对是珍贵的,你敢买不敢买?如果紧要关头你有那个决心,可能就不会有那种懊恼终身的交臂之失。

  


陈老莲《花鸟草虫册-杏花小鸟》

  

第四个能力——毅力。

  这个毅力里面最能够说明问题的,就是张伯驹去收溥心畬的《平复帖》。张伯驹是一个值得我们纪念的、对中国文化有很大贡献的收藏家,他就有那么大的魄力,倾家荡产买东西。有一次他要买一件东西,拿他太太所有的金银财宝全部押出去,这些东西现在全部捐给国家了。这种精神很伟大。除了那些大人物,像我们这些小人物收藏也有故事。吴昌硕给沈公周刻过150多方砚铭,身后这150多方砚台几乎全部被日本人收走,最早是到日本京都的桥本关雪手里,后慢慢就散出来了。东京有一个教授收了一方非常好的大西洞包袱砚,我为此到日本跑了六次、磨了三年,除了自己去磨,还经常叫我学生去磨,最后终于得遂心愿。所以有的时候要有耐心,更要有毅力,要会磨,今年磨不下来明年磨、明年磨不下来后年磨,磨到最后瓜熟蒂落,功德圆满。

  


晋 · 陆机 《平复贴 》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第五个能力——预判力。

  搞收藏的要有种预判力,要知道风起于青萍之末。头20年我们都在玩新玉,新玉要比老玉贵十倍、二十倍,但乾隆工还不及现在一个大师雕刻的价格的五分之一,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为什么?实际很多是炒作的因素。黄宾虹前两年才多少钱,现在一张东西3.45亿元,而现在一张董其昌多少钱?所以你有预判力,你就能够领先一步。占得先机总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也是一件证明你有智慧的事情。

  


明 · 董其昌 《林泉高致图》

  

  预判力里面还要找准对象。我在玩字画印的过程中,经常有朋友问我,现在可以收谁的东西?我认为有三个指标是非常重要的。第一,要有强烈的个人风格。他的字画印是不是能够做到区别于古人、区别于同时代的其他人,而且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是他的东西?模仿、照搬,在艺术上是没有出息的。既然你要讲收藏,从高度来讲,他必须有强烈的、独特的个人风格,一看就是某某某,不能混淆的。第二条,要有丰厚的文化内涵。这就是孔夫子讲的,听韶乐三月不知肉味,有没有那种耐看的、内在的精神,它文化的内涵始终在那里打动你、感染你,这一点很重要。所以有独特的个人风格,必须同时要有丰厚的文化内涵。第三条,就是山鸡爱其羽毛,作品数量一定要少而精。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自己对艺术的向往与追求。我总结出一条规律,一个人作品的总数跟他画的总价值是相等的,看起来你多画了一万张画,结果300年以后价值是一样的。符合这三条的,这个人的东西你收着,将来绝对不会吃亏。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