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艺术动态

书法无非锦上添花而已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2-06-26 10:29作者:朱东旭来源:美术报

  ■朱东旭(安徽)

  

  有些文人,既在文史哲等艺术方面出类拔萃,学问做到大“家”境界,同时还能书一手精妙书法,两者均有超人之处,很多人还在书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这类文人才称得上文人书法家。

  

  隋唐初,欧阳询精熟“三史”;李邕有“文章天下一书家”之誉;李阳冰被世人称之“一代大手笔”;张旭、贺知章、包融、张若虚文章天下,时称“四士”,这些名家大儒个个能书,在中国书法史上也都占有一席之地。颜真卿在唐开元二十二年(734年)登进士第,文书俱佳,其《宋州八关斋报德记》和《祭侄稿》其文何等精妙悲慨;柳公权于唐元和三年登进士科,工诗文,且出色,曾与杜牧、刘禹锡、李商隐、白居易等人相交。其联诗“熏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被文宗激赏称其有“子建七步,尔乃三焉。”

  

  综观中国历代,至少从秦汉开始,接后的隋唐宋元明清直至民国,像以上文章学问和书法家集一身的书法大家非常之多。虽说其中有些文人书法之名被文章学问盖世,但奇怪的是,更多文人书法家无论生前死后却又因书法得势获名,其理何在呢?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文人书法家针对这种现象既深感“愧耻”、“不屑”,却又无可奈何之势,与文人书法家的价值观很有关系。

  

  分析文人书法家对世人称他们书法家,忽视其原本以文化学者身份入世成名,内心深感尴尬与不堪的情坏,说深一点,就是世人对他们文章学问淡忘和漠视。

  

  文人书法家具备很强的专业学术知识,始终相对限制在一个较窄的学术圈内,知者自然稀少,而书法作为日常书写性,只要初识汉字的人,就能写字,一直作为很强的“普世性”,带着消闲和娱乐的文化范畴,民众接受力自然容易。但又不可否认,其中最重要一点,那就是文人书法家“重文轻书”的观点却是一致的。

  

  综上所述,勿容置疑,重要原因在于,自汉武帝在董仲舒的鼓动下,实行“罢黜百家,独尊儒学”后,儒家学术有关“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治国、平天下”的核心思想,一直成为中国统治者作为治国准则,“文以载道”作为经世哲学,仕途经济的阶梯,千百年来在中国形成的“官本位”思想特别严重,随着隋朝开创科举制,想要入仕做官,升官发财,文章成为“王政之道”唯一途经,读书人自然要拼着老命通过科考中举中进,然后为官员。请看,书法史上那些书法名流,谁不是凭着三篇文章(秀才、举人、进士)进士及第?就连那些科场屡次失手的书法寒士,最后也不得不千方百计讨好官员,以期举荐让朝庭赏他一个官职,才能混世传名。

  

  自古“文章天下事”,书法作为工具,无非锦上添花而己。

  

  另外一个原因,中国文化人自古心存一个崇高心结,那就是人生在世,虽“白马过隙”但也要“雁过留痕”,要想一生所谓的“立言、立世、立德”文章事迹传至后代,唯一途径就是著书立说。

  

  东汉后期纸张的发明和运用,文人学者的著作,更利于流行刊发在世,“著书立说、流传百世”观念更加深人心。比方古代最早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诗经》再到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均可以通过契刻(木石,活字)和现代印刷技术不间断地获得重印机会,成为普世人类的文化遗产。

  

  书法作品,尤其草书作品肯定不可能通过复制和抄写能够流传的,比方李白一生写了那么多诗,有几幅诗文手迹保存下来?唯一一幅石刻手迹,也属真假难分。

  

  现在我们也亲眼目睹为数不多古代书画家,留在纸绢上的点滴墨迹,其命运最终也很难逃脱时空消溶,何况世人收藏书法绘画作品,除了把玩、炫富,更多则要以艺术品作为经济保值,或待机出售,藏品一定要真迹,契刻作品和印刷品肯定无人问津的。

  

  话说回来,随着现代社会书写工具千变万化,打字机、电脑打字、口语录音等各种现代高科技书写汉字方法代替手脑,很多读书人已经走到“提笔忘字”时代,就是很多深层次的学术文化,也逐渐被人工智能代替,只要在互联网络点击显示需要东西,人工智能就可根据指令要求,给你一个完美的答案。面对现代大环境,文人字和稀缺性的文人书法家,必将逐渐消失在书法历史的舞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