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写生杂记
  ■廖少华(湖南)   20世纪90年代初,已经渐见“下海潮”了。但大多数人的目光都投向沿海发达地区,这种现象当时被喻为“孔雀东南飞”。其时,我也“蠢蠢欲动”想换一下“巢”。但我换“巢”的目的不是寻求更佳的生活天堂或福地,而是寻找一块更有利于自己从事山水画创作的地方。   十年磨一剑,剑短也可为。我在县文化馆一边从事美术创作与辅导,一边在九江教师进修学校修水分校兼任教学,不时还抽调参加文物...
2021-07-28
敦煌156窟的壁画《张议潮出行图》   ■翁秀美(深圳)    钟嵘《诗品·序》里写道:“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舞蹈,是人类历史最悠久的艺术门类。从原始的祭祀巫舞到汉代百戏舞,至唐时最为繁荣,不仅宫廷有乐舞,民间街头、广场、酒肆等地也有歌舞伎人献舞。   古人舞蹈是什么样的?汉代史籍有描绘,“表飞縠之长袖,舞细腰以抑扬”、“抗修袖以翳面兮”、“搦纤腰而互折”。歌婉转,舞...
2021-07-27
  《没想到这一次可以这么近距离地观看名画《奥菲莉娅》!》浦东美术馆8日甫一开馆,学艺术的南京学生姜晖专程赶到上海来观展。   一开馆便推出四大重磅启幕展览,浦东美术馆不仅受到上海市民的欢迎,还有不少像姜晖这样的《跨城》观展者。   一江之隔,2020年请来莫奈《日出·印象》真迹的外滩1号正在举行印象派大师展,8月,意大利卡拉拉学院珍藏的拉斐尔、提香、鲁本斯等名家作品也将亮相;溯江而上,中华...
2021-07-26
   不知是谁最先使用了“书香”一词,用得真是好极了。书的世界就该纸墨飘香,仿佛予人玫瑰之手,芬芳犹存。我猜想,旧时所谓“敬惜字纸”之说,当也源于对书本的尊崇、敬爱和珍惜。   闲暇时,我喜欢逛一逛旧书铺和旧书摊。倒不一定是像那些旧书收藏者,怀着明确的猎书、淘书的功利目的,有时纯粹只为感受一种故纸芬芳,享受一下翻阅旧书的好奇和乐趣。那些曾经出入过许多人家,因为各种原因而流落到书店和书摊的旧书...
2021-07-14
    认识文蔚女士纯属偶然。我有一位收藏家朋友,他收藏了很多当代名家、大家的书画精品。有一次观赏他的藏品,我被一幅人物画深深地吸引住了。   越看越带劲,越看越有味,驻足半个多小时。署名:文蔚。这幅作品超凡脱俗,静雅纯净,清水芙蓉,是难得的佳作,而且书法水平极高,诗词也很高雅,难得难得!我问我的朋友文蔚是谁?他说,文蔚博士是崔如琢先生的学生。过后一阵子,我就认识了文蔚女士,并畅谈了她的艺术...
2021-07-13
  原标题:从《胡辣汤》到水泡茶:还原古人喝茶的仪式感   现在的人喝茶,只需要放一个茶包,开水一冲就好了,简单迅速。讲究一些的,就备一套茶具,过几道水,引得围观的人拍掌叫好。   但是,和古人喝茶相比,我们这些《茶道》逊色太多了。古代人对茶的讲究与重视,大大超过现在泡茶的方式。   那么,古代人喝茶到底有多讲究? 明·文徵明《品茶图》。来源网络 魏晋南北朝,喝茶就是《胡辣汤》  据说,中国...
2021-07-05
  又是一年毕业季,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展如约而至。在社交平台上,央美毕业展的话题播放量达1.9亿次,堪称今年夏天京城最火展览之一。不少市民带着孩子前往欣赏这场“视觉盛宴”,为现场增添新鲜活力虽好,但也带来一些不文明观展行为:直接用手触摸展品、穿着鞋随意在作品上踩踏、直接扯下展品装置……美术馆内,被抹花的油画、被拉扯变形的艺术装置随处可见,令人触目惊心。   尽管现场很多艺术作品为避免被参观者触...
2021-07-04
   唐代诗人极重色彩之渲染,借以承载喷发的情思和心声。杜甫诗云:“绿垂风折柳,红绽雨肥美。”又云:“红入桃花嫩,春归柳叶新。”色彩起兴,动态承和,如画之泼墨与留白,植绿点红之耕耘,陡起引人眼亮神悦之境。   唐代诗人对色彩运用达于出神入化,缘于人文之开放。唐朝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中外文化的融合已成空前,诗人多有七彩纷呈之情怀放眼世界之物量。而这个时期,山水诗的创作日益壮丽,既有赞颂山河的高歌...
2021-07-02
  对于许许多多的爱书人来说,阅读,似乎是一种天生的爱好。从他们开蒙识字的第一天起,书,就成为他们一生中的挚爱,书不仅与他们此后的个人生活密切相关,同时也构成他们每一个年龄阶段的生活背景。提起童年,他们会不自觉地想起某一本书,提起初恋,他们同样会不自觉地想起某一本书……人生值得留恋的片段似乎总是与书相关,而与一本书相遇,也成为他们人生中最为美好的记忆郭凤岭编辑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读的书》,正...
2021-07-02
  文/谷新光   书法界已经沉沦,这是不争的事实。   书法,似乎成了人人都可以把玩乱舞的“发泄”工具,你来跺一下,我来踩二下,有的人对桌子吹胡子瞪眼睛,似乎笔墨是他唬人之利器;有的人对宣纸乱涂乱画,似乎笔墨与其有夺妻杀父之仇;有的人非吼不足以喷墨而出,似乎身心有恶疾内分泌严重不调;有的人一旦握笔,似乎立即灵魂附件怪胎乱现,自认为张旭再世、怀素投胎......   种种现象,被人一概称之为...
2021-07-02
“味经书屋本”《天演论》,据严复初稿刻印,为《天演论》最早印本,国内公藏仅陕图有藏 明末“锦囊小史本”《曲藻》 《红罗镜》,明末大儒傅山剧作传世唯一印本。1957年《古本戏曲丛刊(三集)》曾据此本影印 孤本《万曲合选》,又名《新镌乐府时曲千家锦》,目录页尾 “密韵楼本”《观堂集林》,据王国维生前校订初稿印行,扉页为吴昌硕题签 《十年记》传奇剧本(封面),庄一拂编著,王季烈题签   ■四川成都...
2021-07-01
   自古以来,我国的文人学士就有给自己书斋取名的雅好,这也是传统书斋文化的点睛之笔。开书斋命名之滥觞者,史书没有确切记载。但可以肯定,书斋的兴起,是在造纸术、印刷术发明和广泛推行以使书籍大量产生的唐、五代之后。之前的甲骨、金石、简牍等,实在是聚之不易,即使汗牛充栋地聚集起来,那场景也实非书房而类库房。   唐代刘禹锡一篇《陋室铭》,使得他的书斋“陋室”流芳百世。《陋室铭》中“西蜀子云亭”的...
2021-06-30
宋文治 嘉陵晓云图 46×54cm 1995年 江苏省美术馆藏   文/宋珮(作者系宋文治艺术馆馆长、宋文治孙女)   “少即是多”。最近这句话经常萦绕在我脑中,提醒自己要勇于做减法,还原事物的本质。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   如今的时代是大数据时代,是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不自觉地每天会接收到媒体传递过来的五花八门的各种信息,有时政要闻、娱乐八卦、科技知识、艺术美图,也有心灵鸡汤……在如此繁...
2021-06-22
   在很多城市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爱书店,开书店,逛书店,还会在逛的同时偶尔忍不住动手整理书架上的书。他们对书店的爱超出一般人的理解,他们被朱晓剑称为“书店病人”。   所谓书店病人,朱晓剑的理解是,这些人对书的情怀甚为独特,可能也真只有“病态”才能形容,好像是只有书才能带给生活、精神的愉悦,超越了一般的欲望。作为本土著名书评人,朱晓剑自己也是位不折不扣的“书店病人”,他最近还为这样一群人...
2021-06-13
容园竹刻存札叶瑜孙/著 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   ■唐吟方   《容园竹刻存札》的编著者是江南竹刻名家,这本书信集里收录的都是与“竹刻”有关的通信。竹刻本是小众艺术,发展到今天,由于介绍竹刻出版物的增多以及博物馆推出的专题展,成了为不少人所知的艺术门类。我在读这本书时,脑子里一直在盘旋着一个问题:在文化萧条时期,文化圈里有哪些名人已经注意到竹刻这门艺术并给予重视?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王世襄是一...
2021-06-09
  前不久,笔者拜访一位藏家,见其所收玉石、紫砂、铜炉、尺牍、古籍等物件颇丰,但其最偏重也最有影响的则非近现代和当代名家书画收藏莫属。在他看来,艺术品和人一样,有性格、有语言、有感情。“作为一名收藏者和欣赏者,如果有发自内心产生占有的欲望,肯定是被感动了,是被艺术品传递出来的气质感动的。”至于鉴赏能力的培养,他认为主要靠的还是接触与比较,多看展览,多听导览,审美能力自然会逐渐提高。   在谈...
2021-05-31
潘天寿 记写雁荡山花图 185×358.5cm 1957年 中国美术馆  ■卢炘    夕阳透过树荫映照着绿莹莹的草坪,映照着那块草坪中央横卧的褐色巨石,照在那镌刻其上的六个大字“潘天寿纪念馆”。书法巨匠沙孟海的榜书,22吨重的花岗岩巨石,字不着色,石无雕凿。绕过草坪,我又一次步入这座艺术大师纪念馆,我心中永远的艺术殿堂。   馆内两座青砖建筑,外观规整壁立,质朴凝重,高耸的青砖外墙与白色毛...
2021-05-28
鲁迅推崇《儒林外史》鲁迅最推崇的小说,无疑是吴敬梓的《儒林外史》了。从来的古典小说,都未能像《儒林外史》那样,得到鲁迅那么多的赞誉、那么高的评价。从来的古典小说的作者,都未曾像吴敬梓那样,让文学家兼思想家的鲁迅如此推崇。鲁迅认为,《儒林外史》问世以后,“于是说部中乃始有足称讽刺之书。”换言之,《儒林外史》诞生以前,还没有一部小说能够称得上是真正的讽刺小说。鲁迅又说,“在中国历来作讽刺小说者,...
2021-05-19
我在整个春天扳着指头数春雨,一场春雨一场暖。我牢记了一句话:所有情感都很潮湿。春天,去日的一些小事都还历历在目,人是没有长久记忆的动物,可记忆有着贪婪的胃口,总是逃不脱童年。我还有别人,由盛而衰的往事,以生命最美丽的部分传递着岁月的品质。一...
2021-05-14
今天的中国,无论你走到哪里,几乎都能看见“奢华”这两个字。每一本时尚生活杂志都在不厌其烦地告诉你有关奢华的故事,每一个商品广告都试图让你感到它要卖的商品有多奢华。于是房子是奢华的,车子是奢华的,大衣是奢华的,手表是奢华的,皮鞋也是奢华的,就...
2021-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