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写生杂记
苏轼 书法    ■朱东旭(安徽)    把玩书画多年, 也读过很多有关书法方面的文章和言论,本着自己通过多年读书写作和从事书法创作等方面的体会,现就书法界某些人针对文人字方面的困惑和迷糊,借文说说自己的认识。    必须介绍一下,什么是文人。毛传曰:文人,文德之人也。即会写文章、且有较高道德品尚的读书人。大约从隋唐开始实行科举制,众多豪门大家世族和一些商贾富贵有钱人子女,第一,从小要开始读...
2022-05-18
王希孟 千里江山图卷(局部)    ■胡代林    2022壬寅虎年的央视春晚,以《千里江山图》为背景的“只此青绿”舞蹈,古典而惊艳,刷新着人们疲倦的审美,叫人耳目一新,呈现出一派青绿千载、山河无垠的美丽画卷。    北宋年仅18岁的天才少年王希孟创作了“一生只此一幅”的《千里江山图》画卷,为绢本设色,是中国古代青绿山水的代表作,长11.915米,纵0.515米,是中国青绿山水发展的见证和重...
2022-04-28
  ■王子庸    此文几年前就想写了,但一直没动笔。原因只有一个——不愿惹是非。恰近日书坛牵涉此话题,那就顺便谈谈。针对现象,不针对人。    对当代书坛成就的评价,许多人涉及过。比较一致的看法是:当代书坛一片繁荣,已超越古代。    的确,当代书法与古代有不少不同之处。比如,现代的展览环境,书法展评机制的出现,书法高等教育的兴起,以及作品的尺幅和视觉冲击力等。但是,不同不等于超越。   ...
2022-04-16
诗是文学的王冠  在文学体裁的分类上,必须注意中国与欧美有很大区别。欧美推崇戏剧文学,把戏剧文学视为文学的王冠,而悲剧则是这个王冠上的一颗珍珠。德国学者黑格尔把“诗”分为三类。史诗是客观性文学,风格是冷的。抒情诗是主观性文学,风格是热的。戏剧体诗是主观和客观、热和冷的统一的综合艺术,是诗的高峰。黑格尔这里说的“诗”就是文学。中国是诗的国度,在中国文学看来,诗是文学的王冠,抒情诗则是这个王冠上...
2022-04-16
  ■王进玉    笔者始终认为,我们对艺术的认识和理解不能太过僵化、偏执、狭隘,要用发展的、开放的、包容的眼光来看问题。不要以为只有建立在所谓技法技巧之上的创作才叫艺术,当然对于传统技艺来讲,很多时候确实如此,比如传统书法、传统绘画、传统曲艺等,都要求创作者要有精湛的技术打底,但对于更强调、更注重思想与观念的现当代艺术来讲,就未必如此了。    尤其自现成品艺术、观念艺术等产生以后,对艺术...
2022-04-10
约瑟芬皇后肖像    约瑟芬皇后的月桂王冠,正是由时任拿破仑御用珠宝商尚美(Chaumet)制作的,这顶被称为“约瑟芬王冠”的冠冕,后来成为瑞典皇室的传世之宝。  《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    拿破仑·波拿巴于1804年被加冕为皇帝时,珠宝和时装逐渐形成了夸张华丽的新宫廷风气。    拿破仑本人对珠宝非常有兴趣,他坚持认为宫廷在正式场合应该显示出珠光宝气的奢华。    典礼当天,拿破仑本人佩...
2022-04-01
诗意江南许结/主编孙晓云/书法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出版    ■曹智滔    江南文化是一种诗韵文化,历代文人笔下创作的江南诗歌层出不穷,佳句间歌咏了山水花木、月夜晨昏,抒情于雨露岚雾中,隐蕴着诗化的江南。这既是时空的交映,也包含了诗意的人生,形成了一种或清流涓涓,或崇山峨峨,或风流自赏,或气势磅礴的艺术的精神的流动。江南文学从民间发端,而渐进于文人雅士的笔下,呈示出不同的艺术形态,除了民谣...
2022-04-01
南宋 马远 林和靖探梅图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昌殊(杭州)    往年的梅花此时已然零落成泥;在今春却依然红绽枝头,江梅的白恰如香雪海,黄色的腊梅浓香四溢,它本不是梅家子弟,但同时同境的际遇加上令人陶醉的香气,让腊梅归了宗。而在植物学家的眼里,腊梅与梅家实在毫无关系。辛丑岁末的严寒让人们得以领略“雪中春信”,境之所在便是杭州西湖孤山,宋人周紫芝《汉宫春》一词有“然如身在孤山,雪后园林,...
2022-03-28
陈聿强 梳 水印丝网 63×50cm1999年 浙江美术馆藏    ■于洪(杭州)    去年11月,“上善若水——陈聿强的版画艺术作品展”在浙江美术馆开展。陈聿强是我的研究生导师,在1998年开始指导我进行丝网版画创作,当时我还并不了解丝网版画,也不知道他对于中国丝网版画的贡献,只知道他平时温文尔雅,是我系丝网工作室的负责人。他在带完我这届以后就退休了,我留校任教并在此后一直进行丝网版画的...
2022-03-25
  楷书,又称正书、真书、正楷,出之于隶,形体方正,笔画平直,可作楷模,故称楷书。始于东汉,通行至今。“中国十大楷书”包括了书法史上《钟繇宣示表》《王羲之黄庭经》《瘗鹤铭》《崔敬邕墓志》《智永真书千字文》《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褚遂良雁塔圣教序》《颜真卿颜勤礼碑》《柳公权玄秘塔碑》《赵孟頫妙严寺记》等最著名的楷书法帖,从中既可见楷书发展轨迹,又各具经典性。  1、三国时期钟繇《宣示表》   ...
2022-03-25
费新我先生给张海的书信    杰出的书法家费新我先生,生于1903年,逝世于1992年。在费新我逝世30周年之际,《新我师说——费新我先生给张海的书信集》由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书协名誉主席、郑州大学书法学院院长张海先生, 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与费老通信,直至费老仙逝,鱼雁往还,几无间断。费老致张海的书信,张海视如拱璧,虽数度乔迁,偶有遗失,仍存近二百封,可谓洋洋大观。    这些书信...
2022-03-20
《中国题画诗发展史配图新著》刘继才 著东北大学出版社2021年12月出版    ——刘继才《中国题画诗发展史配图新著》读后  ‍‍‍‍‍‍‍‍‍‍‍‍‍‍‍‍‍‍‍‍‍‍‍‍‍‍‍‍‍‍‍  “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刘继才所著的三卷本皇皇一百六十余万字的《中国题画诗发展史配图新著》(以下简称《新著》)近日由东北大学出版社出版,这是文化出版界一件引人瞩目的大事。    题画诗...
2022-03-17
大卫·霍克尼 水仙花    ■任剑(石家庄)    如果有人问我某件艺术品表达了什么,我就告诉他,表达了爱。我不觉得这是敷衍,因为爱是艺术最好的答案。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画画,我是先爱上艺术的,如今,我被艺术爱。大学的时候对艺术最多的认识在于审美,就像青年男女谈恋爱,一开始,往往都喜欢对方好看的脸。慢慢地发现艺术中除了“好看”之外还有神秘与高贵,还有诚实与智慧,还有悲壮与死亡。死亡也是爱,向死而...
2022-03-06
    逛旧书店,眼光放在明清刻本、民国老版上固然是享受,看看文史类的“积压图书”可能也别有收获。    逛旧书店,最容易感觉到的就是满足与遗憾这样两种强烈的情绪。满足,是因为好书四壁,见猎心喜,遗憾,则是因为永远有那么多书自己买不起、看不完,也永远有那么多好书与自己擦肩而过,见到了,一个犹豫,就是错过机缘。    旧书店一般有两种。一种旧得有韵味,卖的书出版时间比较早,从明清刻本到民国印本...
2022-03-05
    古往今来大凡有成就的人,都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们嗜书成性,爱书成癖,甚至为书疯魔痴狂。    曲波“挖书”:当代文学名著《林海雪原》的作者曲波,12岁时读《说岳全传》,对书中秦桧非常痛恨。一怒之下,将书中所有的“秦桧”二字都用刀子挖掉,未曾想连背面的字也给挖掉了,他怕父亲责怒,赶紧向父亲解释。父亲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给他又买了一套《说岳全传》以示嘉许。    鲁迅“补书”:鲁迅先生...
2022-03-04
《图形、技术、人文——郑晓华学术论文随笔集》封面    关于书法,中国书协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郑晓华一针见血地指出:“实用和审美本来是两条线,但依托于一个共同的母体,审美书法对实用书法实现全覆盖,使人们无从分辨哪些书法是表现性的,是纯艺术,哪些是实用性的,是‘非艺术’。这样的艺术‘生态形式’,在世界艺术史上不多见。”    对书法艺术“生态形式”的发现与认知,是当代书法理论的重要任务之一。尽...
2022-03-04
    自幼爱读书,随即藏书。早年书籍匮乏,藏书不辨良莠。后遇书市繁荣,薪水渐涨,购书日趋疯狂。经史子集、天文地理、中外名著、生活百科……凡吾所爱,皆信手拈来,以致书满为患。书架挤出书房,招摇于客厅卧室之中,沙发衣橱无处安身,惹得家人忿忿不平。我则沾沾自喜:坐拥书城,春风甘露,远胜金玉古玩。    不料,最近的一次搬家,竟彻底颠覆了我几十年的藏书习惯和理念。    与前几次搬家不同,这次新居...
2022-03-03
    句读是古代读书人的基本语言技能,自古就不乏讨论古书句读的论著,比如清代学者武亿的《经读考异》和《句读叙述》。新文化运动以来,随着白话文的推广,新式标点也逐渐广泛运用。杨树达的《古书句读释例》就是这一时期古文句读研究的代表作。    杨树达是我国现代著名的训诂学家,校读群书,著作颇丰,先后在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湖南大学等院校教书,因其著《汉书窥管》,时人称为“汉圣”。1929年,北...
2022-03-01
    “读书之乐乐何如,绿满窗前草不除。”南宋诗人翁森曾写过诗歌《四时读书乐》,认为春夏秋冬一年四季读书各有独特的乐趣。但事实证明,在平淡的四季转换中读书,或许不如某些特殊时期更令人印象深刻。比如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人们无论是读书的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远超过平时。据一家社交媒体发布的《2020网民阅读报告》显示,疫情防控期间,56.2%的受访者表示读书量有所增加,三成多网民的读书量甚至超...
2022-03-01
  春阴三月    ■李政霖    春天来了…是啊,我听见那隆隆的雷声震动大地,荆棘丛中生发出无数的绿芽;小溪流丛山嶺上曲蜒泻下;还有,染着朝霞的云朵,夹随着鸿雁的飞翅,就飘落在不远处的湖上。传来欢呜…    我驻足。身边的晨雾把变幻的景致有意无意的藏匿,我覩见玟瑰初开的一瞬,在和风中绽出灿斓的嫣红……又谁能把握得住这美妙的永远?雾罩越浑重,妙景越是难逢,这久违了的梦境,只能藏匿在了记忆之中...
2022-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