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艺术动态

“漆匠”出身的画家仇英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1-06-01 14:39作者:姚悦来源:收藏快报

 

  ■安徽安庆 姚悦

 

  “明四家”中,沈石田、文衡山、唐伯虎三人,皆为翰苑名士,文人出身。文、唐两人都是画家石田老人的得意弟子,两人的声名, 在绘画影响上要高过老师,而其中,尤以六如居士唐伯虎的绘画名气最响。“明四家”中的仇英,身出寒门,幼小失学,没读过几年书,但好在他天资聪慧,学习绘画十分勤奋。为了生计,曾做过漆匠。由于骨子里就喜欢画画,见之人物、山石、树木等,随之勾画,便能画出神彩。一智者见其聪明乖巧,是个人才,做漆工未免有些可惜。后经人引见,得拜名画家周臣为师,由此,仇英的绘画,渐渐步入了正规的学习期。

 

  仇英(约1498—1552),字实父,号十洲,江苏太仓人,后客居苏州,杰出的“明四家”之一。仇英擅人物、山水、白描,偶作花鸟,尤精工仕女,由于白描勾线的功力甚深,且能运用不同的艺术手法,将各类人物形态刻画得入骨三分。虽幼年清贫失学,然自学悟性高,心中志向大,从不以家中清贫,而丢弃自己追求的鸿鹄之志。仇十洲由太仓迁徙吴县后,有幸结识了文征明。不久,又深得知名画家周臣的赏识,遂收为弟子,进门学画。

 

  唐伯虎曾学画周臣,亦得绘画之用笔门径。在画史上,我们并没有看到唐伯虎与仇十洲交往的过程。也许仇十洲随周臣学画时,伯虎可能早已离开了,再则伯虎秉性高傲,几乎“目中无人”,对于漆工出身的仇英,不一定放在眼中。相比下,仇十洲与文衡山的关系倒是十分密切,常聚一起品酒论画,明正德十五年(1520),一幅《摹李公麟莲社图》,就是他们共同创作的。李公麟是宋代著名画家,以人物、鞍马最擅其长,人物白描画的精绝劲畅,决无一丝迟涩之笔。仇十洲在明季画人中,人物白描几无对手,其承吴道子、武宗元之法,兼融李公麟仙然之笔墨,将人物笔墨推向高处。画人物高士、仕女,笔墨易流入俗障之气,如笔墨不闇古法,几乎难入高古之气。仇英虽匠工出身,但在承传笔墨的古法上,能避开俗目浊气,仕女画得清雅秀丽,高士写得超逸脱俗。嘉兴大收藏家项子京闻仇英画笔精绝,十分敬仰崇拜。延之家中作客,待为上宾,府中丰藏历代名画真迹任其观赏临摹。因此,仇英画技为之大进。仇英绘画之名日隆,引来不少各路画中英杰。文人画家文嘉、王毂祥、陆治,皆画坛一时好手。他们来访仇十洲,切磋探讨画艺,恰巧仇英刚刚画成《钟馗图》,王毂祥称赞不已,仇英很是慷慨,图以赠之,陆治为之补景。他们带画去拜见文征明,文看后十分高兴,题诗以赞。仇英所绘题材甚广,笔墨古雅,构思奇妙,笔下人物苍润灵秀。人们常说,识多广见。而仇英的识多广见就是其绘画艺术提升的主要原因。他手中的临摹范本,都是唐宋真迹名画。仇英真是好手段,不少南宋“院体”画的真本,经他之手精心临摹,几可乱真。

 

  仇英这幅《松溪论画图》(见图),设色绢本,尺寸59.3×105厘米,吉林博物院藏。整图精整,远山近水,清润毓秀。奇峰怪石,皴擦自然有度。参差不齐的苍松,穿行于郁郁茂密的山林溪水间。溪旁高士抚琴谈天,树下书僮取水烹茶,看似好一阵轻松忙碌。文士一曲《高山流水》后,与轻松坐在对面的高士,正在谈论一幅名画。实际上,画面中的两位高士,我们应该都比较熟悉,抚琴者应该是文征明,长得清癯脱俗、儒雅风流;而对面盘膝坐着略有沉思者,可能就是仇英自己。厌烦了城市间的喧嚣之气,大自然的青山绿水让心中的浊气一吐为快。溪水松风的空旷清远,让胸中的画语,多了许多道不尽的云烟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