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艺术动态

2021西泠春拍 | 市场孤品 秘图重现——杨珂:从王阳明到徐文长的转捩人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1-06-07 08:35来源:卓克艺术

1

 

  “有些人虽然被历史暂时遗忘,

 

  但丝毫不影响他的伟大”

 

  他是心学宗师王阳明的嫡传弟子

 

  他是文坛全才、字林侠客徐渭书学道路的引路人

 

  他是明代越地文化百年传承的转捩者

 

  从王阳明的开宗立派

 

  到杨珂的起合转接

 

  再到徐渭的文化勃兴

 

  一条清晰的文化传承脉络

 

  让被遗忘的人——杨珂

 

  重新走进我们的视线

 

2(1)

3(1)4(1)5(1)6(1)7(1)

▲2021西泠春拍

杨珂(1502-1572)   草书 七言诗卷

纸本   镜片

1551年作

 

识文:

  口江头。风流且尽樽中口,漫道相逢是别筵。十载相知到鬓霜,今来更复近重阳。长松落落还依槛,短竹萧萧忽过墙,鹤舞似口口面客,景开重引隔年觞。明朝又是江头别,莫把毗陵作故乡。

 

款识:

  口过江口二首。秘图山人书于少白草堂,时嘉靖辛亥岁夏六月。

 

鉴藏印:

  宣城文峰梅氏宛溪别业图书(朱) 

 

  440×25.5cm

 

说明:

 宣城文峰梅氏鉴藏。

 

8

口漫道相逢

 

王守仁、杨汝鸣、徐文长

三公同归绍兴府

阳明山人、秘图山人、天池山人

三代传承兴文脉

  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二十三岁的徐渭第一次到杭州应癸卯乡试,但未中,这对于心气高傲的徐渭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回到绍兴后,再加上与长兄徐淮不和,一气之下就从家中搬出。根据徐渭后裔徐仑《畸谱》和《绍兴府志》等资料,1543年,正是徐渭与绍兴文人结社之时,从而形成了越地文化史上著名的“越中十子”集社群体,这其中徐渭与杨珂皆为“越中十子”中人。越中十子中,徐渭年龄最小。少年徐渭受前辈和同年的很多帮助,在政治、思想、文学、书法、绘画、戏曲和音乐等各个方面都得到了长足发展。这一场结社在很大程度上创造了徐渭成为“才人”的基本文化生态环境,也为徐渭与杨珂的相遇创造了条件。

 

9(1)

明代绍兴府全图

 

  从图中可见:在明代中后期,余姚的王守仁、杨珂和山阴的徐渭同为绍兴府人,而且联系紧密。

 

  在后世名气最大的徐渭,受阳明心学的影响最深。徐渭对王阳明十分敬仰,在《送王新建赴召序》称“我阳明先生之以圣学倡东南也,周公孔子道也’’,把阳明直比周公孔子,阳明心学也上升到了“圣学”的高度。徐渭游览王阳明寓居之所时,作《水帘洞》一诗,“投荒犹自闻先哲,避迹来从此地居",阳明居住过的地方在徐渭心目中有难以言说的魅力。正因为徐渭对阳明心学如此醉心,作为王阳明嫡传弟子的杨珂对徐渭的影响可谓至深。

 

10

秘图山人杨珂(1502-1572)


秘图山中一名士

  余姚秘图山,在唐天宝六年(747年)之前被称作方丈山。光绪《余姚县志》载:秘图山,在县治北,本名方丈山,唐天宝六载改今名,旧书谓神禹藏秘图之所。其下勺水即秘图湖。《浙江通志》载:秘图湖。弘治《绍兴府志》,因秘图山而名,今为县治。

 

11(1)

《余姚县志》中的秘图山

 

  在秘图山历史上,定居秘图山,又以秘图为号的名士为明代杨珂。杨珂尝以隐士自居,关于其人其事只能通过史料来了解。

   

12

 

  余姚孙鑛《书画跋跋》卷二载:秘图名珂。字汝鸣。吾邑人。少为诸生。即有书名。晚愈矢意狂草法。人品绝高。弘正以前不可知。若迩年以来。当为逸人第一流。胡梅林少保旧令余姚。稔知汝鸣。后为制府。意欲汝鸣入幕下。谓倘来谒。即随以厚币。汝鸣竟不往。少保有碑。欲得汝鸣书之。而难于言。后御倭海上。过邑城。驻龙山。使幕客故与汝鸣交好者诱之来。山间游已。胡公燕居服。猝至不得避。因留共饮。讌谈既洽。幕客讽以写碑事。汝鸣乃为写。赠之金。卒不受。此风今岂可得再见也?

 

  光绪《余姚县志》云:杨珂,字汝鸣,号秘图,本姓史。少从王守仁学,会“学使者案”,越检察举子无异录囚,珂曰:是岂待士者哉?遂隐自放于天台四明之间。《天台四明题咏》殆篇为诗,潇洒不群,书法宗王右军,而雅自负。监司郡县吏数式其庐,珂未尝怀剌一诣。

 

杨珂书法的价值

  杨珂传世作品极少(目前所知仅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怀素绢本《小草千字文》卷后有杨珂题跋),要了解其书法作品,只能通过认识与其关系极为密切之人王阳明、徐渭的书法,也是目前来说最好的方法。

 

  王阳明书法师法王羲之,作品以行草为主。作为王阳明弟子的杨珂,早年书风受老师影响,亦是步晋人法度,直至后来多作狂书。

 

  明万历《余姚县志》:杨珂幼摹晋人帖逼真,后稍别成一家。多作狂书,或从左,或从下、或从偏旁之半而随益之。吴峻、惟岳每论书法,辄云:故人杨秘图者,今之右军也!会稽陈山人自负能书,亦云:笔法自中锋者最难,惟秘图为然!

 

13

 

  徐渭小楷《初进白鹿表》(绍兴市博物馆藏拓片),极具晋人小楷法度,属于徐渭早年作品

 

  杨珂比徐渭大十八岁,直至后来杨、徐齐名,可以清晰见到徐渭与杨珂之间的关系:法从晋出,早年作品《初进白鹿表》可以为证;杨珂“多作狂书”,徐渭成熟时期的书法作品与杨珂“狂书”极为相似。

 

14

2006西泠秋拍 徐渭 草书七言诗 成交价:203.5万

 

  上图为2006年西泠秋拍徐渭作品《草书七言诗》,此作从艺术阶段上来讲应为徐渭成熟时期书法作品风格,书风狂放不羁,一气呵成,犹如“乱石铺街”,痛快淋漓。

 

1516

徐渭《草书七言诗》中的“是”、“年”

 

 

1718

杨珂《草书七言诗卷》中的“是”、“年”

 

  徐渭《草书七言诗》与本次呈献之杨珂作品《草书七言诗卷》风格极为相似,如其中的“是”字、“年”字,草法与结体如出一辙,与徐渭此幅作品相比,只是杨珂书法更加洒脱与自由。

 

  综上所述,《草书七言诗卷》作为杨珂书法目前在市场中唯一流通的作品,其书法价值应当至少有以下几点:

 

  第一,《草书七言诗卷》写于杨珂49岁(虚岁50)之际,是其书风成熟定型的盛年时期,应当作为杨珂书法标准件来看待。

 

  第二,西汉扬雄有“书,心画也”之说。清代书法理论大家刘熙载也有“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草书七言诗卷》不仅是一件书法作品,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杨珂的为人个性——隐于山林,狂放洒脱,还让这位被历史暂时遗忘的高士,其真实面貌渐渐清晰起来。

 

  第三,杨珂《草书七言诗卷》将王阳明心学的精髓“知行合一”、“心即是理”融入到作品当中,我手写我心。

 

19(1)

明朝又是江头别,莫把毗陵作故乡

 

  除了书法之外,杨珂对徐渭的影响可以说是全方面的。

 

  心学方面:徐渭常常以王阳明心学嫡派自居,但可以肯定的是,徐渭并未得到王阳明的亲炙,而作为王阳明的亲传弟子——杨珂,对徐渭而言就极其重要了。

 

  诗歌方面:杨珂为诗潇洒不群,《草书七言诗卷》中有“明朝又是江头别,莫把毗陵作故乡”这种洒脱从容,与徐渭的“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颇有相通之处。

 

  相交方面:徐渭由于牵涉胡宗宪案而突发狂疾,误杀继室,被捕入狱,在狱中杨珂多次探望徐渭,表达关切之情,而徐渭也以《寄答秘图山人二首(狱中)》诗相赠,可见两人交情不浅。

 

  总之,对徐渭而言,杨珂是挚友,是良师,是启蒙者,是引路人......

 

20

风 流

 

21


宣城梅氏守秘图

宛溪赋中歌宛溪

  此作卷尾钤有:“宣城文峰梅氏宛溪别业图书”朱文印。杨珂曾作《宛溪赋》(见下文附录),对位于宣城的宛溪极尽描绘之能事,可见他对宣城山水的感情之深,也曾在宣城留下不少墨宝。作品经宣城文峰梅氏收藏,也是其流传有绪的保证。

 

  宣城文峰梅氏,以五代时期任宣城掾的梅远为始祖。大约在南宋嘉泰年间,文峰梅氏的始迁祖太七公迁居柏枧山,繁衍出后世蔚为显赫的宣城文峰梅氏家族。明代戏剧家、藏书家梅鼎祚,清代历算大师梅文鼎、梅瑴成,左都御史梅鋗,古文大师梅曾亮,以及明末清初宣城画派中的梅氏画家梅清等都是出自这个家族。

 

附 录

宛 溪 赋

明·杨珂

  咨。灵溪之钟翠,于峄阳之山阴。引飞流以界脉,出清泉而就深。始发于峻极,聿经亘乎渊沉。凌千岩以激湍,历万壑而游浔。拟江河而绕带,匪丝革其成音。表重山于峻岭,映修竹之茂林。注委蛇于后土,润膏泽于甘霖。若夫缘物涵象,因风涣文,檐端飞水,敬亭落云。照明霞而散彩,浮暝日而含曛。会百川以学海,夹双石而趣奔。

 

  于是就其浅矣,挹彼注兹,载沉载浮,泳之游之,可以濯缨,可以乐饥。或修楔而流觞,或临清而赋诗。旋潾盘涡以岸转,惊波吸谷而山移。尔其习坎氵存至,盈科后行,向春泮水,冱寒凝冰,淆之不浊,澄之不清,彰五色其无体,利万物而不争。秉至柔以为用,类上善之得名。尔乃夹山成涧,交草为湄,渊坻名堵,涯曲为隈,涌波兴沦,明锦作漪,合涧水而注川,信涯流至所归。

 

  圃抱瓮而为灌,农荷锸而成渠。艺五谷之良种,润自然之嘉蔬。乃若氵项涌冲溢,浩淼襄腾,阳谷显曜,天汉通霛,乘高迅逝,知险徂征。夹中洲以左转,合大江而南萦。旋渊九回以肠绕,湓流百折而雷轰。乃若群峰倒影,叠嶂回光,纪同江汉,歌逐沧浪,蒸霞吐雾,流翠浮苍。

 

  据东吴之上游,宛南之中央。鼓若耶之樵风,泛河广之苇航。坎德积小以成大,地道流谦而用藏。至若温风始至,秋气平分,江城如画,香阁停云。或探梅以彼雪,或纳凉而来薰。随四时之变化,知予乐之无垠。

 

  若夫土控吴越,州连歙池。崇冈枕其腹,大江缘其隈。双阁仰攀乎叠嶂,北楼延赏于幽壑;响山阴映乎阳林,敬潭涌溜于阴渠。瞿硎披裘于石室,琴高乘鲤于仙都;尧臣著集于宛陵,蒯鳌就隐于枕席,鸥就凫泛集于庭除;烦想涤除乎心目,高杯超畅于开舒;将挹汪洋于千顷,永期寥廓于太虚。

 

本文参考文献:

  • 《钦定四库全书》

     

  • 孙鑛:《书画跋跋》

     

  • 明《绍兴府志》

     

  • 光绪《余姚县志》

     

  • 刘正成:《徐渭书法评传》

     

  • 裘一真:《越中文人集社研究》

     

  • 张德建:《明代山人文学研究》

     

  • 汪沛:《徐渭情感世界里的山人》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