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艺术动态

唐诗的色彩之美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1-07-02 16:58来源:善本古籍

 

  唐代诗人极重色彩之渲染,借以承载喷发的情思和心声。杜甫诗云:“绿垂风折柳,红绽雨肥美。”又云:“红入桃花嫩,春归柳叶新。”色彩起兴,动态承和,如画之泼墨与留白,植绿点红之耕耘,陡起引人眼亮神悦之境。

 

  唐代诗人对色彩运用达于出神入化,缘于人文之开放。唐朝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中外文化的融合已成空前,诗人多有七彩纷呈之情怀放眼世界之物量。而这个时期,山水诗的创作日益壮丽,既有赞颂山河的高歌传唱,又有悠游林泉的短啸低吟。山川河流风光之彩自然就空灵入诗,逼近自然又粹取自然,故多成诗以画境的精妙之作,而唱之如歌,藏之如画。

 

  杜甫着色高古:“碧知湖外草,红见海东云”,“两个黄丽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李白用色浪漫:“野竹分清霭,飞泉挂碧峰”,“万里浮云卷碧山,青天中道流孤月”;李贺浓墨凝重:“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李商隐飞彩温婉:“花须柳眼各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诗中运色着彩的提纯炼意之精确与生动,令章首俊逸,诗色妙曼,蓬勃着意象情思之美,心神飞扬之美。

 

  品唐诗色彩之美,充盈诗画之精髓,天工精致之骊韵。诗人讲究笔墨技法,更追求超旷灵秀、境画同出的艺术取向。杜审言诗云:“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气催黄鸟,曙光转绿草。”贺知章诗云:“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 二月春风似剪刀。”清新连绵,意象蜂拥,空灵晶莹,大可成幅,而哲思毕现。其功于色彩层叠,力在色彩升华,遂出动感起伏之意蕴,连绵不绝之韵律。

 

  观唐代诗人胸臆,多有万紫千红之气象,而尽现情思与心绪,亦托出志向与渴望。王昌龄诗云:“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诗中色彩,只以“暗雪山”和“穿金甲”隐示,既有白雪之暗,也有金甲在身,用以壮抒誓破楼兰之雄心。此番彩绘,决非寻常意义的赤橙红绿,意在壮志飞腾,大气蛟龙,报国之气如飞天长虹。也有缠绵悱恻的温婉之息,王维诗云:“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诗中之彩,皆在想象羽翼的飞翔之中,那红豆之灼艳夺目,那发几枝的晶莹碧绿,那相思的辗转反侧,尽在绵绵的神思意念之中,比之直陈红绿蓝紫更具美感,而多了曲折含蓄耐人寻味,亦给人想象的空间,更让人聆听那弦外之音的美妙与悠长……

 

  唐诗的色彩之美,缘于诗人的缤纷之心和诗情诗趣,也缘于诗人的人格精神和艺术追求。在他们笔下,或空谷幽兰,旷野足音;或深涧幽潭,秋水长天;或峰回路转,跌宕峰峦……无不袒露斑斓之彩,迷人之色,思想之蕴,固能寄兴遇逸,涉笔成趣,闪现文采之光华,亦流淌着溯古追今的情怀和发现的血脉,那当是“江上数青峰”的美感啊。

 

  在今日灯红酒绿之中,于唐诗的缤纷之美中寻一方灵魂的小憩之地,自然是一种美丽人生的选择;自然是夏日的蒲扇之风徐徐摇来,充满自然之情爱;自然是冬日红泥火炉边煮茶读书那享受人生的惬意。醉于其中,琐事里也可酿出趣味,痛苦中也可品到甘甜,那心中就自然是“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浪漫,或又是“千里莺啼绿映红”的温润了。

文章分类: 随笔杂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