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艺术动态

会心不远:韩羽读齐白石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1-07-19 11:04作者:张亚萌来源:中国艺术报

《柴筢》轴(纸本水墨) 齐白石

北京画院藏

 

  白石老人画柴筢,允称涉险而又能化险。柴筢就器物讲,应说“简单”;从绘画讲,又应说实不“简单”。看那弹性的筢柄、硬挺的筢齿,不同部位的不同质感,显示出画中柴筢的“简单”中的“复杂”,表明白石老人不仅面对复杂的事物能从“繁”中看出“简”来,所谓删繁就简,而且又能从“简”中看出“繁”来,因为任何事物简单中都蕴含着复杂。

 

  ——韩羽

 

  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中言:“会心处不必在远。”广西师大出版社近期出版了已经90岁高龄的韩羽先生所著《我读齐白石》,是近年来其对齐白石研究成果的全面呈现,而他自言“是‘90后’老头儿‘吹捧’另一位‘90后’老头儿的书”。

 

  借由这本“吹捧之书”,6月25日至10月8日,北京画院、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传统中国绘画研究中心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办“会心不远——韩羽读齐白石”展览。展览梳理了《我读齐白石》一书的精彩篇章,选出极具代表性的北京画院所藏齐白石作品70余件进行展示;同时还全面呈现韩羽在不同时期所创作的漫画、书法、中国画、书籍等品类,使两位高寿的艺术老人之作隔空对话,相互呼应。

 

  齐白石与韩羽虽然时空异度,但在人生境遇和艺术追求上却惊人偶合。他们二人都出生于普通的农民家庭,乡土生活的见闻逸趣皆映入他们的画作中:如齐白石画的《牧牛图》《柴筢》,韩羽画的《打灶王》《童年看戏》,可见体悟生活是他们艺术创作的源泉。此外,二人的艺术都吸取了民间众多艺术的精髓:齐白石借鉴了湖南当地的木雕、木刻艺术之质朴,而韩羽则是找到民间漫画的艺术语言,一针见血,出人意料。他们都是通过自学的方式,凭着对绘画的执着与渴望,一步步高登艺术的殿堂;二人亦皆博学多才,齐白石诗书画印无所不能,韩羽亦是书画文杂,样样精通。

 

  《我读齐白石》正是境遇相似的两位耄耋老者之间的“知心趣话”。全书收录文章50篇,通过一画一文的形式,阐述了韩羽对齐白石画作里所蕴含哲思的理解,文章言简意赅,惜墨如金;视角独辟,旁征博引,语言平实,读后让人忍俊不禁,趣味盎然。

 

  在中国美协顾问、北京画院名誉院长王明明看来,如今有关齐白石的著述已浩如烟海,但鲜有学者能从画意本身切入,对画作的哲学思想、美学追求进行评述;而韩羽的文章不只谈到齐白石的技法,更从哲学、美学等角度观照齐白石艺术,从中可以促使大家思考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面对传统和自己的风格,一如韩羽所说:“画中有我”,意味着“人”的觉醒,意味着画家“自我”表达的强烈愿望。韩羽在书中谈及:“齐白石的画笔,无论点向什么,那个‘什么’立即妙趣横生,可亲可爱起来……真真与那句成语对上号了:点石成金。”而正因如此韩羽每观齐白石的作品必叹之:“玩之不觉为倦,览之莫识其端。”

 

  “人言作画贵有童心童趣,有童心,物物无不可亲;有童趣,则无往而不趣。”韩羽这样写。洋洋洒洒的50篇文章中谈趣最多:《“鲁一变,至于道”》文章将《菖蒲蟾蜍》《青蛙》作对比,由儿童顽皮的使用小绳儿缚住蟾蜍之“童趣”,变为水草阴错阳差地缠住青蛙的“天趣”;《有趣有趣》文中写《人骂我,我也骂人》画中的老头侧脸斜目,手指向画外,韩羽趣称“用老百姓的话说,学会不生气,再学气死人”;《无趣之趣》一文谈《上学图》中哭泣着不愿上学的童子,白石老人画笔直白而含蓄之趣味……这些韩羽的真知灼见都在展览中以多媒体、数字化的方式进行呈现。